首页 > 网游竞技 > 末世求生、进化之路开启 > 第15章 残疾的变异丧尸,诡谲

第15章 残疾的变异丧尸,诡谲

目录

    虽然相隔四十米开外,陈风还是看得真切,这一只丧尸,和普通丧尸大有不同。

    骷髅一般的头颅,浑身漆黑,无一不和广播中的速度型变异丧尸诡谲相对应。

    只是这一只变异丧尸,是一个残废。

    它的右脚,齐脚踝处断裂,所以在行走中踉踉跄跄。

    陈风压低身形,躲在一片绿化带后,丝毫不敢因为它是个残废而轻举妄动。

    要知道,诡谲的速度是人类的十倍以上,四十多米的距离对它来说,一秒钟都不要,可谓是真正的秒杀。

    屏住呼吸,他轻轻的举起枪,抵住肩膀,瞄准它的头颅。

    这几天,他射杀的丧尸无算,手感正热,自信可以一击秒杀。

    诡谲被准星瞄住的头颅,随着跛足前行一上一下,陈风也没有立马开枪,而是慢慢计算它上下跳动的节奏。

    蓦地,枪声响起,子弹呼啸而去,瞬间击穿了它的头颅。

    血花飞溅,诡谲应声而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诡谲速度虽快,但是防御和普通丧尸一样,并不能正面抵挡子弹。

    尽管如此,陈风还是不敢大意,端着枪慢慢摸上前去,直到看到其头颅上的弹孔和淌出的脑浆,才放下几分戒心。

    离的近了,诡谲的模样看得更加清晰,也更加丑陋。

    它的皮肉,已经化成老咸菜一般的颜色,油乎乎的黑的发亮,干瘪的糊在骨头之上。

    嘴唇,因过分干瘪上下缩的十分严重,露出其内的牙齿。

    陈风估计,这层皮肉最多也就几毫米厚,所以它的头颅看起来确实是和骷髅一模一样。

    继续向下看去,他这才发现,它也是被进食过的人。

    它的小腿,少了一部分的肉,脚踝也是被撕咬啃断的。新

    陈风看向门户大开的办公楼,暗黑色的血迹,在地上蜿蜒着,从楼道深处拖到门口,然后又戛然而止。

    稍一思索他便知道,外边不是没有血迹,只是被大雨冲刷干净罢了。

    办公楼里,不知道还有没有丧尸,但是化工厂里肯定还有。

    蓦地,一个设想出现在他的脑海,这个变异成诡谲的丧尸,会不会就是附近车辆的车主呢?

    楼道内拖着的血迹,和它断掉的脚踝契合度也很高。

    他在办公楼被丧尸咬伤,但是躲过一劫,逃了出来,但因失血过多而死亡,而后才变异。

    这样一来,它的身上岂不是可能有车的钥匙?

    想到这,陈风有些兴奋,蹲下身来翻它的西装。

    它生前,确实是个有钱人。

    西装的料子不错,一个月的风吹雨打,只是有些掉色。

    他耐着性子搜索,半分钟后,在它的腰带上真的发现一串钥匙。

    其中,一把车钥匙,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

    看着钥匙的车标,他更没想到,它就是牧马人的车主。

    解下钥匙,湿哒哒的感觉传来,陈风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病毒爆发以来,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下雨,钥匙很有可能因为泡水而失效。

    果不其然,他连按几下,牧马人丝毫没有反应。

    他猜得不错,这钥匙应该是被连日的大雨浸透失效,电子解锁失去了效果。

    不过也没关系,陈风当即拆出机械钥匙,撬开门把手锁孔的小盖子,插进去打开了车门。

    “咔嚓”一声,车子解锁,继而是车子电子仪器发出的电流声。

    陈风脸色一喜,牧马人果然还有余电!

    但下一秒,他不禁微微皱眉,一股闷闷的怪味袭来,直接将他劝退,通风了好一会这才坐进车内。

    不过,钥匙泡了水,车子感应不到钥匙的存在,怎么也打不着火。

    陈风一脸无奈,只好拆钥匙的电池,将车钥匙和电池一同放在车顶曝晒晾干。

    做完这些,他便关上车门,坐在车里,尽量隐藏自己,屏蔽自己的气息。

    半个小时后,他估摸着水分晒得差不多了,就轻轻打开车门,拿回车顶的钥匙和电池,拼装好,放在车内。

    再次按动启动按钮,车子微微一震,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打着了火。

    脸色一喜,陈风将枪放在副驾,稍微寻找一下,车内果然也有充电线。

    type-c的接口,实在是太常见了,他当下掏出自己的te-30插上车载充电。

    熟悉的开机画面亮起,他的心情一下变好了许多。

    新世纪的人,没有手机,总归是缺点什么,别管它是否有网。

    调整一下座椅,系上安全带挂挡出发。

    有了车,确实方便很多,不过几分钟,便到了空投的位置。

    陈风没有熄火,打开后备箱快速将空投的物资全都搬了进去,然后驾车扬长而去。

    当然,拿了东西就走的好事是不存在的。

    到了化工厂的大门口,也是有十几只丧尸连追带堵,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不过没有变异丧尸,陈风也是懒得纠缠,一脚油门直接撞飞。

    出了化工厂的大门,便上到了公路。

    好在化工厂比较偏僻,路上没有人也没有车。

    陈风肯定不会再往大城市去,故而稍稍辨别方向,向着郊区野外而去。

    没有走了多久,天色再度暗了下来,风声渐起,不一会,豆大的雨点也随之坠落。

    雨,下的非常大,打开雨刷也无济于事。

    天空迅速的昏沉下来,陈风又不敢开灯,如此一来能见度更差,更加看不清远方的状况,他也不敢蓦然前行了。

    熄了火,他锁好车门,解下安全带,稍微放倒座椅,微躺着打开手机。

    牧马人的空间不小,也很皮实,但要比起装甲车,那差的可不是一个层次。

    说不好听的,若是遇到几十只丧尸,这就是一个薄皮棺材。

    但他也是有分寸的,并没有一直玩手机,只是打开广播用很小的声音来了解这几天发生的事。

    建安的聚集地,已经聚集了超过十五万的幸存者。

    建安市营救失败,自然也也在广播之中。

    从广播之中得知,其他的省会或超大城市营救的代价,比之建安也好不到哪去。

    这是上头对灾难的估计失算,是整体性的错误。

    几百万的尸潮,还夹杂着大量的变异体,根本不是临时组建的火力便能抵挡的。

    想到建安营救的失利,他不禁又想到李雨轩英姿飒爽的模样,思念之情油然而生,心情又瞬间变的低落。

    关掉手机,陈风望着窗外,那雨已经大到汇集在玻璃上整片整片流下的地步了。

    风声渐起,呜咽的声音格外的瘆人,野外的第一晚,分外难过。

    他时而惊醒,时而梦魇,抱着上膛的枪,根本不敢深度睡眠。

    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天空仍然灰暗的可怕,和夜晚差不了多少。

    路边的积水,已经很深了,深到淹没了路面。

    陈风甚至怀疑,再这样下上几天,他是不是就可以坐船了。

    雨又下了一整天,天实在是太昏暗了,一整天的时间,他也没能前进一步。

    广播之中,倒是有所谓的好消息。

    说研究表明,丧尸也是一种‘尸体’,夏季的高温,会让它们像尸体一样自然腐烂消逝。

    不过对于这种说法,陈风有些嗤之以鼻。

    此时正值夏季的时令,不过短短一个月,气温都快下到零度以下了,高温真的还会再来么?

    恐怕,那些行尸走肉,再也没有腐烂的机会。

    再者说,还有那些恐怖的变异体呢?

    又是难挨的一晚,到了第二天,雨势终于见小,能见度也高了很多。

    没有地图,也没有电子导航,陈风只能凭借自身的判断远离建安,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去。

    蓝底白字的路标,指示着高速的入口,但他不敢冒险。

    谁知道收费站处,到底堵了多少车子,又有多少丧尸在等着他送上门来。

    方向一打,陈风干脆的向城外驶去。

    一路上,也有三三两两的车辆在路上抛锚,车主也没能逃脱变成丧尸的命运。

    他看到一辆阿特兹旁,一个男丧尸将她的女友或是同伴啃食的只剩半幅骨架,甚至连头颅都被生生啃出一个大洞,脑浆被舔食的一干二净。

    等到陈风开车过去的时候,那男丧尸瞬间疯狂,跟着牧马人跑了很远很远,直到它的身影消失在后视镜,还在疯狂的追逐新鲜的血肉。

    他一路不停,继续开了几十公里,彻底离开了建安市区。

    周围,一片荒芜,丘陵之上,灌木杂草丛生。

    牧马人内,正播放手机中的《如果当时》。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

    伤感的旋律响起,古风歌词意蕴悠远,就像李雨轩在耳边劝说他一般。

    陈风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该去哪里。

    又走了一会,地势变得平整许多,可以看出两侧都是稻田。

    这个季节,秧苗已经快要抽穗,可惜雨水太大,已经将其彻底淹没大半,只能露出点点叶尖。

    再远处,一片小小的村落,有着十几户人家,景色实在优美。

    末日之中,有这样一番景象,倒也不失是为紧绷的神经松松弦的好画面。

    陈风忍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