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竞技 > 末世求生、进化之路开启 > 第10章 艰难的抵抗、漫长的等待

第10章 艰难的抵抗、漫长的等待

目录

    一阵天旋地转,面前的一切又还原最初的清晰,一股强烈的呕吐欲涌上心头,陈风也顾不上面子,趴在地上狂呕起来。

    许久,他方才缓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身边,祥子他们正蹲姿射击,清理身后跟来的零散丧尸,看样子他们这群人是暂时安全了。

    逃出生天,心中一阵庆幸,陈风也暗暗后怕。

    不说穿越尸群,就是刚刚,他急速奔跑也是差点猝死。

    而且他心中也十分清楚,没有掉队的人成为‘诱饵’,以丧尸几倍于人的速度,一公里的尸群穿越是不可能做到的。

    陈风抹了抹嘴巴,让雨水冲干净嘴边的秽物,心中还是恶心想吐。

    但比起死亡,什么都可以接受。

    转头看向身旁,一群幸存者也是以各种各样的姿势趴在地上狂呕。

    蓦地,一个女幸存者,以头抢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停的抽搐。

    陈风一惊,急忙跑过去。

    与此同时,李雨轩也跑了过去,迅速的为女幸存者做起了心肺复苏。

    不过一切都是徒劳,仅仅过了十几秒钟,女幸存者接连吐出几大口血沫,头颅一歪,身体也不再抽搐,彻底失去了生息。

    李雨轩的脸上浮上一抹悲哀,

    “是跑炸了肺,生生把自己跑死了。”

    陈风喉头发堵,心中压抑,犹如压了一块大石。

    为了生存而拼命奔跑,却跑掉了自己的生命,那么挣扎,又是为了什么呢?

    环顾所有幸存者,跟上来的,只有8个了。

    而且,唯一的女性,也在刚刚猝死。

    武警战士和祥子的人,也各自损失了一人。

    陈风再度站起身来,大腿一酸,险些坐在地上。

    好在李雨轩眼快,一把扶住了他。

    陈风一脸的尴尬,急速的负重冲刺,已经将他的腿部力量全部榨干了。

    耳旁,枪声已经停止,祥子等人将追来的小部分丧尸全部清理掉了。

    看到身边呕血死去的幸存者,祥子没有说话,和几名战士不约而同的拿起工兵铲在土中挖了起来。

    短短几分钟,一个小土坑便已挖好。

    迅速的埋掉女幸存者的尸身,祥子转身看着加油站,暗暗出神。

    雨势,已经小的太多,要不了多久,天气便会放晴。

    环顾周围的环境,祥子思索再三,最后选择在加油站南侧的公园建立防线。

    战斗人员在前,幸存者在后,一行人绕过加油站,清理掉游荡的丧尸,到达既定的目的地。

    选好位置,祥子等人一分钟都没有耽误,立马开始修建工事。

    陈风什么都不懂,也有样学样,带着工兵铲,自觉的加入其中。

    祥子他们都是受过部队专业训练的人,修建工事又快又好。

    相对来说,手握工兵铲的陈风,只是个掘土的,最多像个挖坟的。

    祥子嫌弃他碍手碍脚,直接让他警戒,击毙游荡而来的丧尸。

    陈风警戒的时间也不长,不到半个小时一个直径约五六米的、半人高的土坯环形工事,便修建而成。

    工事前,掘土掘出的土坑,形成半人深的陷阱,成为防线的一部分。

    如果有丧尸到了这里,自然会掉进土坑,一时间并不能突破工事。

    工事修好,祥子让众人进入工事,分配作战任务。

    工事的西北侧,就是刚才穿过的居民区,是最大几率形成尸潮的,所以祥子让小武将95-1班用机枪架在西侧。

    陈风早就注意到小武了,他应该就是队伍中的机枪手。

    东侧是过江隧道,游荡而来的丧尸最少,所以祥子安排陈风防守东侧。

    而南侧和北侧的防线,则是由程力和李雨轩以及剩下的武警分别负责。

    至于幸存者,则让他们全都蹲在了工事中间,不要露头。

    安排完毕,祥子从背包取出信号枪,装上信号弹向天空打去。

    尖锐的呼啸声响起,红色的火团飞快上升,在天空形成明亮的一个点。

    陈风抬手看看表,不过才七点一刻。

    雨,还在继续,不一会,环形工事的底部便有几公分的积水了。

    不过现在没有人在意这些细节,因为战士的枪声,已经响起。

    陈风回头看去,95-1班用机枪并没有开火,待会,会有庞大的尸潮要它表现。

    时间流逝,半个小时悄然而过,祥子的第二颗信号弹也打了出去。

    枪声,越来越密集,武警防守的南北两侧,枪声也开始零星的响起。

    又是半个小时,第三颗信号弹发射,陈风的面前,终于摇摇晃晃的出现了几只丧尸。

    趴在泥土工事上,他平心静气,按照李雨轩所讲的方法放空心灵,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等到第四颗信号弹升天的时候,他已经打空了四个弹匣。

    雨,已经很小了,工事中的积水,也没到了脚脖。

    空气虽然还很潮湿,但能见度已经很不错,隔着很远,丧尸便能捕捉到他们,嘶吼着快速冲来。

    击毙快速移动的丧尸,必须离得更远就开枪。

    这样一来,陈风显得很吃力,子弹的消耗也大大的增加。

    又是一小波丧尸被清除干净,他也顾不得休息,斜靠在泥巴工事上,争分夺秒的将散弹一发发压进打空的弹匣之中。

    手中的81步枪,枪管已经非常烫了,离得很远,就能够感受到它散发出来的热量。

    细小的雨滴落在枪管上,一缕缕蒸汽升起,令他眼前的景物都有些模糊。

    “陈风,还能坚持住吗?”

    “丧尸越来越多了,没有人手能够帮你,这个缺口,只能靠你自个守住了。”

    温婉的声音响起,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美女警官李雨轩。

    陈风也没有回头,远远的应了一声,自顾自的继续压着子弹。

    李雨轩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听到她那边零散的枪声依旧激烈,显然还没有清理干净。

    第五颗信号弹,悄然升起,他手中的81步枪,已然切换为自动模式。

    西北侧,95-1班用机枪也开始咆哮起来,密集的枪声之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甚至隐隐感觉西北方向有丧尸撞在了工事之上。

    面前,疯狂跑来的丧尸越来越多,陈风实在分不开心去注意其他方向了。

    强迫自己冷静,瞄准,射击,子弹,呼啸而去,精准的命中咆哮奔来的丧尸。

    奔跑的丧尸,猛地一顿,还没有再次奔跑,又是一发子弹呼啸而至,在其头上开了一个大洞。

    时间流逝,他的面前已经横着近百具尸体,前方,也不再有丧尸飞扑而来了。

    持续的射击,抵枪的肩膀,十分酸痛。

    陈风还是不敢休息,更不敢放松警惕,一边警戒,一边继续给他打空的弹匣压上子弹。

    而北方,密集的枪声,一刻也没有停止。

    第六颗信号弹,再度绽放,陈风的面前反而许久都没有丧尸了。

    似乎马路上的丧尸已经都被吸引过来,再远的已经感应不到这边的声响了。

    注意到陈风这边许久没有开枪,祥子立马让他到西北侧协助防守。

    至于东侧则让几个幸存者警戒,如果有丧尸来袭便叫人,到时再让陈风过去防守。

    到了祥子的身边,陈风这才知道情况到底有多么危急。

    一眼望去,公园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尸首堆叠着,垒了好几层。

    远方,还有近百只丧尸汇聚在一起,朝着自己等人疯狂的奔来。

    更远处,有更多的丧尸从小区涌出来,游荡着,推搡着,聚集在一起,正在朝这边运动,要不了多久,更大的尸潮便会形成。

    陈风脸色微变,自觉的架起枪,跟着祥子几人共同抵挡。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头顶的太阳,半遮半露,天气彻底放晴。

    李雨轩他们也开始调转枪口,共同抵御西北侧居民区内涌出来的丧尸。

    第7颗信号弹,绽放半空,来袭的丧尸数量也越发庞大。

    这是最后一颗信号弹,如果半小时内没有救援,便大概率不会再有救援。

    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人说话,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沉重。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如此快速,又如此漫长。

    陈风没有去看手表,也没有时间去看手表。

    绷紧的神经,难以感受时间的流逝,但本能的感觉它早已走过了半小时的刻度。

    又清除一波近两百只丧尸的小尸潮,靠着工事,众人急忙为自己打空的弹匣压满子弹。

    抬头看看手表,祥子坚毅的脸上,闪过焦急之色。

    “已经十一点一刻了,离发射最后一颗照明弹足足一个小时过去了,救援没有到来,多半不会来了。”

    “丧尸越来越多了,在这里,是没有活路的。”

    “作为省会,经济前十的城市,仅市区便有三千万以上的人口,按照政府一个月后85%以上的感染比例来算,就有2500万以上的丧尸。”

    “就算子弹管够,援军会再来,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待到救援的到来了。”

    祥子的眉头高高皱起,军旅生涯磨练的坚韧心性,在如今的局面下依然难免生出绝望之感。

    他的话,也让大家突然沉默下来。

    就这些天的经历来看,85%的感染几率,是极其理想化的。

    真正的比例,再保守也要95%以上。

    “向北,没有多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